您好,欢迎访问深圳国旅!
关于我们 营业执照 帮助中心

中国国旅_旅行社_欧洲旅游_出国旅游_公司旅游

您当前的位置: 深圳国旅 > 游记攻略 > 那段只会发生在香港的倾城之恋
那段只会发生在香港的倾城之恋
作者:minacoco 发表于:1443156263 | 浏览数:162

又是香港,还是那个熟悉的香港机场,我带着少少的行李,直奔铜锣湾方向,车窗外是熟悉的街道、建筑甚至广告牌都还在。本来此次有很多酒店选择,我还是选择了跑马地附近的丽都,那里有我熟悉的房间、熟悉的街道还有和T在一起的零碎的记忆。

一年多以前,我和T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的入境通道淡淡话别之后,行同陌路,再也没有联络。这次再次到港,虽然还是到他的公司公干,但是前期的全部联系都没有见到他的影子,没有听到他的一点消息。这让我不时地想起上次和他分别前,他说的话,如果还能见面“希望还是在香港”。

怀念之后,又觉得自己可能是自作多情了,也许对于T来说,我只不过是他用过的众多秘书中的一个,恰恰在他用的比较顺手的时候突然辞职,令他心生不舍。于是,去年工作之便的相遇,就在香港这个活色生香的动感之都,生出一点值得憧憬的恋情。不想遭到我这个年过30的已婚女人婉拒,只得勉强当作知己……呵呵。但是一年的时间已经足够冲淡这些许的情感小火花,他的世界很大。(此前的经历以及我和T的关系不再赘述,摸不着头脑的看官可以去看前一篇游记,"与T的第N类感情,香港3日的忘年与忘情”)。

下午3点,T公司的会议室里,我见到了T,还好,这种大圆桌式的会议,可以把我自己暂时的淹没,我只是用余光看过他,他却全程没有注视我。会议结束,我才留下和具体负责项目的S投入的谈了一下工作,S的最后一句话却是“T要你去一下”。

走进T的办公室,T马上站起来,送来一个无法抗拒的拥抱。T确实是一个聪明的男人,这个拥抱显得那么顺理成章,不管作为从前的秘书、现在的商业伙伴,还是任何其他微妙的关系,来一个礼节上的拥抱都不过不失。但是在T和我的心中,这个拥抱化解了近一年没有联络的所有尴尬,我们好像从来就没有分开过。

T还是有些显老了,虽然还留着多年不变的发型,但是头发花白的愈发厉害。我心里突然开始残忍地计算,自己和年近花甲的T还能有几次见面的机会……

“晚饭还是要吃云吞?”T对于我的饮食偏好好像还心有余悸。

“蔡澜老先生说过,正宗的云吞面已经在大陆绝种了,现在只能在香港找到。”我很喜欢蔡澜的节目,不知道T有没有机会看过。

“好,带你去个地方。”T仍然是那么霸道,那么不容分说,作他秘书的时候,对于这个倔老头儿的要求,我有一半是服从命令,有一半则是对付孩子一样的迁就。

T的司机已经在下面等我们,和T坐车过海,到深水附近下车,T让司机先回去了。走近一看,哇,原来是蔡澜介绍过的那家刘森记,对于我来说的确是一个惊喜。我是一个喜欢美食的人,尤其喜爱潮粤口味,对于香港美食的探究已经发展到九龙塘、深水、荃湾、元朗等地区,口味刁钻。隐藏在深水的很多小店,我都已经研究过,但是苦于没有时间和机会,还没有亲自尝试。

一只带着铃铛的猫咪趴在门口的纸箱上,满脸江湖的样子,一点也不怕人,真是只精灵可爱的招财猫。我跟在T身后找位子坐下。一切有T做主,我的粤语水平有限,只听到点了云吞虾子捞面,猪手捞面之类的,其他俚语全部听不懂。

我不禁问他:“你来过这里吗?”因为T的高级西装和精致眼镜实在和这个街边面店的环境不太搭调。

“没有,知道你要来,我先问过别人的。”T坦率地回答让我感动,他用这种简单的方式告诉我,近一年的时间他一直在挂着我,只是因为太多的牵拌,才坚持没有和我联络,其实我自己又何尝不是。

T帮我用小碟盛上这里特有的酸萝卜,“嗯,好淋的牛筋腩,入晒味又唔会咸唔会干身!你试下?”

提到美食我的确有很多要说:“虾子面的虾子有点过多了,有些盖住了面的香味,云吞里肥肉、瘦肉和虾的比例刚刚好。”在他身边工作的时候我知道,除了商务宴请,T都吃的很简单的,没有那么多时间研究美食,更不要说屈尊去排档了,记得那年开公司年会的时候,我坐在他身边,他说“我在北京这么长时间,都没有去过什么地方”。现在居然被我影响的开始感受街边小食的魅力了。

T说:“这段时间我每次回到香港就会揾一两间店去试一下,好像可以在那里等到你一样,只有你才能把我带到这种简单的生活里。我好挂住你……”我能读得懂,T的眼神里仍然充满无限的爱恋,

T,不要这样,其实在北京我们可以经常联络,同样可以像在香港一样,很自然很放松,”我觉得T还是太过郑重的看待我们的关系,他知道我毕竟是个有家的女人,所以就算用情已深,表白起来却还是如履薄冰。虽然我们上次已经说的很开,但是对于T来说,强迫自己把倾心的女人当作“知己”,这种不太常见的感情对很多人来讲可能一生也没有一次,确实有些难以把握。更何况香港人对“知己”的理解好像等同情人的,比如谭咏麟、刘銮雄的“红颜知己”都是他们孩子的妈妈,呵呵。

对于我来说,这个大自己二十几岁的男人、老板、客户、追求者,同时我也很欣赏、很牵挂、不愿伤害的人,该怎样处理这样的关系和感情?其实我们也一直在回避。“当作知己”说出来简单,但是却包含了无数的感情纠葛和无奈,就像这碗云吞面,看似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食物,却有那么多人苦苦追寻他最真味的源头,小小一碗面要10斤面粉+60个鸭蛋,清清的一碗汤要用鱼干、猪骨熬制良久,虾、肥肉、瘦肉的比例要怎样才能达到最佳状态。这种体会如果于感情,可能要再过2030年,在我五六十岁、T七八十岁的时候才能真正释然吧。虽然T的示爱让我感到棘手,但是还是感谢老天让我们相遇,给我机会经历这种难得的情感。其间,我把这种感受说给T听,用普通话说的,不知道他是不是完全听懂了,只是点点头。

深水夜晚的景象和气息有点像广州,一个连一个**记的档口,彼此争抢又映衬的广告牌,江湖、闲散、杂乱,模糊了所有的人的身份和嘴脸,让人安于站在这里的街头,啃着芝麻糕,原形毕露却怡然自乐地做个井底之蛙。这里的灯光远比不上铜锣湾和尖沙嘴,但是生活在这种灯光下不需要伪装,所有情感的流露都真切自然。

T说:“你这个女人呐,IQEQ都太高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 真的不知道是表扬还是批评。

“你永远都太过清楚自己是谁,对方是谁。你越是这样,我就越挂住你。”

“可惜我的财商太低,财高的女人肯定都会选你,哈哈!”

从前经常要趁他不在北京的时候,帮他要小时工去打扫房间。走进他200多平方的公寓,只能闻到他一个人的味道,到处是寂寞的单身男人的气息。进入他的房间,我仿佛能感受到他每天打开门那一刻便开始的孤独长夜,渐渐的理解T喜欢留连夜店不醉不归的缘由。在偌大的公司里,他是所有人的老板;在生意场上,他是商界名流,没有人能够如此靠近他;就连生病的时候身边都没有人照料,没人了解他的寂寞。

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,才搭的士过海,在跑马地附近下车后又绕着球场走了一大圈。一年多以前,在这里、我和T对彼此的表白都历历在目,也就是从那一刻起,T这个我从前的老板、后来的客户,变成了蓝颜知己。跑马地,这块港岛上少有的一块平坦地域,让人在都市丛林中找到了片刻的栖息地。相信只有在这里,他才会这样真正的表白。

拖着T的手,走到酒店门口。

T说:“什么时候还来香港?”

“要看你的公司什么时候请我来,”我说,“哈哈,其实我经常来的,只是没时间找你。”

“回去吧,明天还要赶早班飞机。”

“好,回去再联络。”

站在皇后大道东的街口,望着T独自离去的背影,想着T年近花甲却始终孤身一人,我有些想落泪。我知道,除了在香港短暂的见面之外,T不会联络我,不会影响我的生活,我们都是不会进入彼此生活的人。如果现在T的身边有其他女人,或者对我的感情已经淡漠,我的心里可能会舒服一些。在香港这个特别的地方,我和T互诉衷肠、成了一对“相濡以沫”的鱼。一旦离开香港,就象海水返潮,便各自游去,这是一种忘年的边缘的感情。香港,就像从某一部电影中走下来,诱惑你不得不深陷其中,沉沦一场倾城之恋。
国旅•CITS 品牌
服务电话:0755-83285515
关闭